天然酵素

關於部落格
天然酵素
  • 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潘國平:將民間對日戰爭索賠進行到底

  潘國平   上世紀90年代,在社會各界和部分日本律師的積極支持幫助下,強制勞工、慰安婦、細菌戰等二十多個受害人團體在日本東京等地提起對日索賠訴訟。由於日本政府奉行右傾政策,首相及內閣參拜靖國神社,導致中國民間對日索賠在日本尋求司法救濟全軍覆沒,中國戰爭受害人處於極度絕望的境地。   2014年12月13日,中國國家公祭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隆重舉行,習近平在大會上指出:侵華日軍一手製造的這一滅絕人性的大屠殺慘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史上“三大慘案”之一,是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行和侵略罪行。南京大屠殺30萬受害人鐵證如山,東京審判已予確定,日本政府矢口否認南京大屠殺,至今南京大屠殺30萬受害人沒有得到日本政府道歉和賠償。天理難容!   為此,筆者呼籲中國政府應調整對待對日索賠的立場:   根據國際法,對於日本的司法不公,在侵華戰爭受害人用盡日本司法救濟手段之後,中國政府可以進行外交保護,通過外交施壓,甚至可以嘗試在國際法院控訴日本,迫使日本接受國際法院管轄和應訴。在世界法律中心海牙,揭露日本慘絕人寰的罪行,為中國5000萬戰爭受害人爭取到一個正義的判決。   積極支持民間索賠在國內法院起訴。中國民間對日索賠如果想要繼續到底,轉到中國國內法院起訴也是一個可行的途徑。2012年10月,15名“重慶大轟炸”受害者或其遺屬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遞交了民事起訴狀,要求日本政府向受害者公開謝罪併進行賠償等。作為侵權行為發生地的中國法院,對於民間對日索賠完全可以行使管轄權和審判權;此外,可適當延長訴訟時效。   解放軍軍事法院審理戰爭賠償案件最為合適。二戰後,紐倫堡審判和東京審判均是由軍事法庭進行。中國法院審理對日索賠,需要適用《關於廢棄戰爭作為國家政策工具的一般條約》《海牙公約》《日內瓦公約》《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聯合國憲章》《國際法院規約》《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不適用法定時效公約》《羅馬公約》等一系列相關戰爭問題的國際條約、習慣國際法,解放軍軍事法院受理能更加準確適用條約,作出公正的判決。   儘快批准《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豁免公約》,明確中國在國家豁免權立場由絕對豁免原則轉向相對豁免權原則。2004年9月中國政府已經簽署《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豁免公約》,六類情況不能享有司法豁免權,其中國家侵權行為,戰爭犯罪作為最嚴重侵權行為,不能享有司法豁免權。美國政府在最近立法中,剝奪恐怖犯罪的國家享有司法豁免權。因此,日本的戰爭罪行不能獲得司法豁免權。便於各級人民受理以外國政府和國家及政府間國際組織為被告的案件。   攜手東南亞二戰受害國家和人民,共同杜絕日本軍國主義複活。二戰以後,東南亞各國沒有得到充分的賠償,包括民間對日索賠。攜手東南亞受害各國,共同追究日本戰爭責任是十分必要和迫切的,特別是杜絕日本政府參拜靖國神社。建議在聯合國大會或者安全理事會提案,禁止日本政府參拜靖國神社,共同維護亞洲和平▲(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學軍事法研究所教授) (編輯:SN09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